《侵入者》 天堂电影小组 电影
热点新闻
您的位置:主页 > 米尔军情网 >

《侵入者》 天堂电影小组 电影

日期:2020/09/07 17:42

缺位给了侵入机会——《侵入者》

今天聊聊电影《侵入者》。

片名Daughter / Intruder (2020),别名恶·回家(港) / 诡妹(台) / 女儿。

 

这是一部韩国惊悚题材电影,影片从一个不幸家庭开始讲起。

男主角书振童年时疏于看管,亲妹妹有真在自己手上走丢,成年后忙于工作赚钱,疏于关心家庭,更不巧的是妻子突遇车祸死在自己眼前,书振只能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孩子住在父母家。

25年后,有真突然出现,并加入书振的家庭。原本单身父亲拉扯孩子的家庭很快起了变化。

 

接连遭遇不幸的书振很早就患上心理疾病,弄丢妹妹成了他心里解不开的心结。

为此他多次找到心理医生治疗,一方面想通过催眠找出当年现场的蛛丝马迹,回忆妹妹,另一方面试图通过催眠找出妻子车祸现场的其他线索,要把肇事逃逸的司机抓到。

常年催眠疗法让书振产生了强烈药物依赖症,吃了药治疗抑郁症会压制记忆,不吃药则会生活得很痛苦。

 

突然出现的有真像是一道阳光驱散了书振家里的阴霾。有真迅速和家人打成一片,书振爸爸妈妈对这位失而复得的“女儿”极为满意,书振孩子也对“姑姑”有着强烈好感。

偏偏神经极为敏感的书振警惕性极强,多方打探比较后,他笃定有真是一个冒牌货,于是决定拆穿有真的假面具。

 

影片前半部分将悬疑气氛渲染地很浓,越是看起来正常的事情,在导演编排下越是显得诡异。

观众在恍惚间会产生疑惑,究竟有真的身份是真是假,书振的猜疑是真是假。猛地一看,一个人神经兮兮,一个人圣光笼罩,仅从已有证据无法证实推测,真相扑朔迷离。

到影片后半段真相被揭开,坏人的险恶用心一点点暴露,整部影片终于迎来最终高潮。

 

书振、有真两人在家庭的地位、话语权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发生变化。导演通过光影、座次等细节,详细表现书振地位螺旋式下降和有真地位火箭般上升。重拾幸福的家庭,看似和谐却处处诡异。

真相成了片中角色和片外观众迫切想知道的东西。家庭新成员的真实身份、多年前的悬案、各方人员的目的,都是影片设置的悬念。

到影片结尾时,有真身份的真假已经不重要了。书振放下心结,真正迈过了这个坎儿。活在过去的人没有未来,放下包袱才行轻装前进。

 

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不幸的家庭似乎对厄运有着强烈吸引力。看似没有关联的倒霉事背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孤立地看每次不幸似乎都是倒霉个例,连起来就会发现幕后黑手另有其人。片名《侵入者》所指对象也浮出水面。

影片最后落脚点放在韩国的邪教组织上,心灵空虚亟需慰藉的人们成了邪教最喜欢的目标。用一个蛮有现实意义的邪教来解释故事真相,这可比用神鬼怪力做解释靠谱得多。

说到底还是苍蝇不叮无缝蛋。书振脆弱的心理防线给了坏人可乘之机,而且他一开始就表现出疏于对家庭的关心,几个因素结合起来,更是成了活靶子。两次不幸造成家庭人员缺位,不完整的情感和家庭成了侵入者的最佳目标。

 

值得夸赞的是《侵入者》中演员们的精彩表现。

两位主角金武烈和宋智孝有大量对手戏,也有大量独角戏,在每段戏里,他们都用细致入微的表情精准演绎角色心理变化。

演员们在几种角色中快速切换,让人看得很是过瘾。

 

缺位给了侵入机会,

空虚造就邪教舞台。

点击这里:近期影视推荐


这里是硬核影迷集散地,欢迎关注公众号:妙看影视

下一篇:没有了